• 歡迎光臨富優迪科技!
  •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收藏 收藏本站
  • 首頁
  • 業界聚焦
  • 互聯網絡
  • 熱點專題
  • 科技前沿
  • 風云人物
  • 媒體動態
  • 產業經濟
  • 移動通信
  • 數碼電子
  • 科技創新網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|電子|通信|數碼|信息安全
    科技創新網 > 業界聚焦 >
  • 飛書下一步:做大客戶、聚焦三大行業

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7-09 11:14
  • 4.09K
  •   徐哲此前負責飛書的IM(即時通訊)、日歷、開放平臺、企業管理后端等產品模塊,目前由新上任的飛書負責人張楠接管。今年3月,字節跳動宣布新的高管任命,原西瓜視頻總裁張楠擔任“飛書”負責人,向字節跳動副總裁謝欣匯報。

      有飛書員工對36氪表示,徐哲離職對飛書影響不大,因為飛書產品采取的是模塊化管理,“徐哲只管IM,其他諸如飛書文檔、人力資源應用People、音視頻、郵箱,有專門的負責人匯報給高層”。

      徐哲于2018年1月加入字節跳動,那是飛書籌備對外的關鍵時期。2018年以前,飛書(當時叫Lark)僅僅是一款在字節內部使用的協同工具;2018年,Lark開始邀請外部伙伴試用;2019年4月,Lark正式上線,并在國內確立命名為“飛書”。

      加入飛書以前,徐哲為連續創業者,他較為知名的創業項目是在2009年推出的時間任務管理軟件與2015年成立的郵件協同工具Rush,而他創業時期倡導的極簡流程、多任務協同、跨平臺同步等理念,都有些許體現在飛書的產品內。

      在Lark(飛書)的早期發展中,徐哲起到了關鍵作用。外媒Information曾曝出字節跳動的組織架構圖,在Lark早期的匯報線,徐哲為Lark產品端負責人,與字節跳動技術總監梁汝波、商業化變現(monetization)負責人吳瑋杰共同向字節跳動副總裁謝欣匯報。

      在徐哲、謝欣的主導下,Lark在早期主推海外市場,對標的是谷歌旗下Gsuite套件,形成了一套Office365式的“全家桶”軟件方案。當中出海、付費、套件式的產品策略,均由徐哲參與制定。(Lark早期發展可參考36氪此前報道:《字節ToB再出手:“飛書”突進,閃避釘釘》)

      一位熟悉徐哲的飛書員工稱:“徐哲對飛書出海抱有很大希望,尤其是進入北美市場,他對美國的企業服務公司非常熟悉,有什么新的ToB模式都能如數家珍。”2019年3月,字節跳動在新加坡成立Lark子公司,其官網信息顯示,Lark計劃面向美國及其他海外市場推出企業辦公套件。

      從2019年10月開始,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國收到多項訴訟,涉及過度搜集數據、侵犯隱私/版權等行為,這直接影響到同屬于字節跳動旗下Lark的北美推廣。

      “本來Lark在北美規劃了很多的商業動作,但tiktok吃官司后,很多業務拓展只能按兵不動。”一位飛書內部人士對36氪表示。

      海外受阻,Lark開始在2019下半年以“飛書”之名轉戰國內,并直面阿里釘釘、騰訊企業微信等巨頭玩家,此時徐哲的打法思路,又與字節高層出現了一定差異。

      “徐哲認為,字節不能只做IM(即時通訊),這樣太沒有競爭力了,一定要做云,然后在打法上協同規劃。”上述人士對36氪說。此前,字節跳動曾傳聞進軍公有云領域,但隨后被官方否認。

      據36氪了解,字節跳動確有過進軍云計算的團隊和計劃,但該業務在內部優先級不高,對于以什么模式做“云”,內部也尚無明確定論。

      2019年6月,曾經是獨立事業部的阿里釘釘,被宣布合并至阿里智能云;今年6月,阿里智能云總裁張建鋒稱,釘釘將與阿里云深度融合實現“云釘一體”,直白來說,就是擁有更多用戶量的釘釘沖在前鋒打客戶,阿里云在后端提供更深入的商業化產品與服務。

      騰訊的動作也類似,雖然企業微信與騰訊云所屬的CSIG(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)尚不屬于一個部門,但在騰訊CSIG總裁湯道生接受36氪專訪時,曾多次表示云與企業微信的協同效應近年來已明顯提升。“云和微信的合作模式已經跑通了。”湯道生曾說。

      多位字節跳動內部人士向36氪表示,字節在ToB積累太少,高層有時也無法判斷什么該做或者不該做,“謝欣在內部分享時也提到,字節沒做過ToB,經驗是不夠的。”再加上徐哲加入字節時間較晚,所以不論從高層支持、跨部門資源協調等層面,徐哲的很多想法和動作都得不到足夠支持。

      一位飛書內部員工對36氪稱,今年疫情期間在線辦公需求猛增,原本以為字節會用C端流量扶持飛書,但最后并無相關動作。而騰訊在疫情開始后,在微信群聊-語音通話-拉至最下方加入騰訊會議入口,通過微信導流,使得騰訊會議這款僅上線五個月的產品,日活迅速達到千萬。

      有多位飛書內部人士、行業人士對36氪表示,從疫情開始至今,飛書的用戶注冊數、活躍度表現都“比較一般”,而對比之下,“釘釘沖的很猛”。

      在企業服務領域,要不要免費,做不做大客戶,以及重點進入哪些行業,是每個ToB企業需要選擇的路徑,這將影響公司在之后的產品策略、銷售打法與團隊構成。

      第一個問題已經有了回應疫情期間,飛書宣布免費;而后兩個問題,在今年3月飛書新一任負責人張楠履職后,逐漸有了答案。

    上一篇:始終堅持高質量發展這個根本要求聚焦“一個核心、三大支柱”(電網業務和產業、金融、
    下一篇:生物安全實驗室的排風過濾裝置有哪些?
  • 圖說天下
    首頁 | 免責聲明 | 業界聚焦 | 互聯網絡 | 熱點專題 | 科技前沿 | 風云人物 | 媒體動態 | 產業經濟 | 移動通信 | 數碼電子 |
  • Copyright©2008-2018 富優迪科技(www.mbfain.tw)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本站部分文章、圖片源自網絡或網友自主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。
  • 福彩3d三毛字谜图谜字谜总汇